Category Archives: 筹款项目

脊椎側彎惡化,陳翠婗急需4萬手術費

籌款新聞標題 : 脊椎側彎惡化 陳翠婗急需4萬手術費
求助者 : 陳翠婗 (31歲)
求助原因 / 款項 : 脊椎側彎 (S骨 – 80度) /4萬令吉

故事描述 / Description:

(八打靈再也2日訊)今年31歲、從事會計工作的她經醫生檢查後發現脊椎骨畸形,脊椎側彎弧度達80度,每當步行或爬樓梯都會出現氣喘症狀,急需4萬令吉進行脊椎骨矯正手術。 來自瓜雪大港的陳翠婗在就讀中三、四時,跟阿姨到購物廣場逛街期間,阿姨發現她的脊椎骨出現側彎現象,惟當時因脊椎骨側彎情況不嚴重,因此沒有加以理會。 “經過幾年後,我的表姐也再次提醒我,指我的脊椎骨側彎現象好像已開始惡化,但當時並沒有出現疼痛的感覺,所以沒有繼續跟進。”

提公積金作手術費不批

她說,她於去年到霹靂州安順進行檢查時,醫生告知她的脊椎骨畸形,即s骨,側彎弧度已達80度。她在該醫生的推薦下,到馬大醫藥中心跟進病情,醫生建議她接受脊椎骨矯正手術。 雖然陳翠婗計劃申請提取公積金作為手術費,無奈經她詢問公積金局官員後發現脊椎骨手術不在該局的手術疾病的名單內,因此不批准她的申請。

每月開銷大 需幫補家用

陳翠婗月入4000令吉,除了要負擔媽媽每個月500令吉的生活費外,同時也必須供自己的保險,即每3個月供450令吉。 “我在家中排行第二,父親自10年前去世後,僅剩媽媽和我們4個兄弟姐妹。” 她也說,她於去年和弟弟聯名買了一間組屋單位,當時她申請公積金買屋,目前每個月需供450令吉及幫補300令吉水電費。

爬樓梯易喘氣 久坐腰酸背痛

陳翠婗說,儘管脊椎骨側彎並沒有讓她出現疼痛感,但在走路或爬樓梯方面,明顯較為吃力容易氣喘,走路的姿勢也因此受影響。 “我都會避免爬樓梯,所幸我的工作不用搬重的東西,只是有時久坐會腰酸背痛。” 她說,她在友人的介紹下接受中醫療法,但只在療程後的一兩天較為舒服,之後也顯得一樣。 她說,平時她沒什麼打扮自己,只是她在購買衣服時,會受到s骨的影響,較難買到適合的衣服。 “我將於本月10日進行脊椎骨矯正手術,到時媽媽會在醫院陪伴我及照顧我。”

*摘自星洲日報基金會

喪父期間被診斷患上血癌,黃美美亟需10萬救命

籌款新聞標題 : 喪父期間被診斷患上血癌 黃美美亟需10萬救命
求助者 : 黃美美(35歲)
求助原因 / 款項 : 血癌 (Acute Myeloid Leukemia) /10萬令吉

故事描述 / Description:

(古晉8日訊)對35歲的黃美美而言,今年1月是令她心靈受到雙重打擊的月份。當她被診斷患上血癌入院的那一天,也是90歲父親逝世出殯之日。

找到骨髓進行移植手術

當6名兄姐紛紛為小妹黃美美進行骨髓配對檢測後,發現42歲大哥的骨髓配對率達50%。不過,移植手術費用,包括藥物估計需要10萬令吉。 “龐大的醫療費用一度讓我產生放棄的念頭,因為我的積蓄已全數用在將近半年的化療中,而兄姐也陸續幫我很多,我的家人根本沒有多餘的錢來支付那麼龐大的醫藥費。”

經濟拮据放棄治療
主治醫生聯繫星洲基金會籌款

她表示,她的家庭只是小康之家,平常所賺取的收入只足夠日常開銷。目前,她與大姐、大哥一家及母親同住,家裡生活開銷皆由兄姐承擔,一家人,包括兩名小孩的生活費,以及水電費,需要上千令吉。 此外,兄姐都有自己的家庭與負擔,再加上黃美美本身沒有醫藥卡,無法幫助減輕一些負擔,所以移植手術的費用對他們而言是非常龐大的。 她不願因為自己的病而拖累家人到處借錢,所以便把放棄治療的念頭告知主治醫生。惟,經過醫生聯繫星洲基金會後,她好像看到了曙光與希望。

背骨疼體重直跌
急性白血病找上門

在新加坡工作10年的黃美美,去年12月杪回到古晉,幫忙家人看顧90歲高齡的父親。直至今年1月發現腰及背部骨頭無故疼痛,四肢無力且臉色蒼白。此外,也因毫無胃口,而導致體重直跌。 當家人發現情況不妥,便迅速將她送入古晉中央醫院進行詳細檢測。經過一系列的檢查后,發現她患上了急性白血病。

半年化療4次耗近2萬
暫定月杪移植骨髓

白血病,俗稱血癌。很多人對血癌的了解多來自影視作品,年輕主角患上血癌后最終離開人世。黃美美也不例外,她對血癌並不了解,在得知自己患上血癌的當下,心情是複雜、茫然與恐懼,根本接受不了這個現實。 “我在這半年裡,共化療4次,最後一次在6月。每個月一次療程,前兩次療程分別需要7天時間,而后2次則分別需要4天左右。每次療程,包括住院及藥物等動輒上百令吉,進行化驗或檢驗就需上千令吉。” 黃美美說,截至目前為止,前後已花費將近2萬令吉的醫療費用。 醫生也會定時為她抽取骨髓,以化驗癌細胞是否有變化。目前,她的病情已受到控制,並暫定於今年8月杪進行骨髓移植。

*摘自星洲日報基金會

籌7萬裝人工耳蝸,小晟東想聽見聲音

籌款新聞標題 : 籌7萬裝人工耳蝸 小晟東想聽見聲音
求助者 : 李晟東 LEE SHENG THON(6歲)
求助原因 / 款項 : 裝人工耳蝸 /7萬令吉(手術費為8萬2680令吉,家人負擔1萬5000令吉)

故事描述 / Description:

(加影30日訊)年僅6歲的李晟東從小失聰,聽不見外面世界的聲音,以致他在學習上也遇上障礙…… 來自蕉賴皇冠城的李晟東自1歲多被發現聽障問題,經過診斷證實為失聰,左右耳均須戴上助聽器,才能幫助他聽見聲音。然而其聽力在去年8月開始下降,經醫生診斷後決定必須盡快進行在右耳進行人工耳蝸手術。 由於其父親李志豪(38歲,銷售人員)及母親吳美婷(36歲,銷售人員)面對經濟壓力,無法繳付一大筆的手術費,因此尋求星洲日報基金會援助,為孩子籌募7萬令吉的手術費。

吳美婷:聽力降20%

吳美婷指出,李晟東是他們的第二個孩子,孩子出生後並沒有發現任何異樣,直到孩子1歲多,發現從後方叫他沒有反應,而帶他進行聽覺測試。 “當時因為有購買醫藥卡,因此到私立醫院的耳鼻喉專科進行檢查,發現孩子耳朵中有積水,必須進行手術清除積水,但手術後的聽覺測試結果仍不合格,情況並沒有改善。” 她說,之後醫生證實孩子左右耳失聰,惟不曉得失聰原因,尤以右耳的情況更為嚴重,兩隻耳朵都必須戴上助聽器。 “一套助聽器的費用是5400令吉,剛開始時孩子還蠻抗拒佩戴助聽器,花了8個月時間才慢慢適應。” 她表示,孩子每個月會到國大醫院複診及進行語言治療,惟排期很慢,一個月才輪到一次,之後在其他家長的建議下轉到另一間國大醫院屬下的診所複診,每星期進行一次。

助聽器故障花600維修

她補充,後來他們為孩子申請殘障人士卡,免除每次15令吉的複診費。 “去年8月,孩子的助聽器故障,必須送去維修,維修費高達逾600令吉,惟在重調助聽器時,發現孩子的聽力下降了20%。” 她指出,經過醫生們多番的測試和商討,他們建議必須進行人工耳蝸手術,孩子才能像其他正常孩子一樣成長。 “手術已排期在8月3日進行,手術費為8萬2680令吉,我們自己負擔1萬5000令吉,剩餘款項則的希望通過熱心讀者的捐獻,助孩子能及時進行手術。” 她表示,孩子進行的是右耳手術,手術後,其左耳仍需要戴助聽器。

說話遲緩難與同學相處

吳美婷表示,他們將孩子送到普通幼兒園上課,並沒有送到特殊中心,是希望他可以像正常孩子般上課,因此也沒有讓他學習手語。 她指出,因孩子說話能力遲緩,難以與其他人交流,沒有自信,還遭同學排擠,目前仍無法完整說出一個句子,只能勉強吐出單字。 “孩子在2歲時才開始學習說話,起步比其他孩子慢,而我們也會經常觀察孩子的聽力,目前也專注教他學習華語。” 她說,在剛得知孩子失聰時,她還不願面對,當時仍抱有會慢慢好起來的想法,直到他長大後無法與別人溝通,開始擔心,丈夫也勸她要面對。 她也說,以往孩子在幼兒園是在大班制下上課,但老師告訴她孩子常在課室睡覺,因為他無法聽清楚老師的說話,覺得無聊不想上課。後來轉入小班制上課後,都能跟上老師的指示上課,惟無法與其他同學融洽相處。 她表示,孩子在明年就要進學校就讀一年級,希望能在手術後能像正常人一樣到學校上課,否則也可能到設有特殊班的學校上課。
李志豪:生意結業面對經濟壓力

李志豪表示,他們育有3名孩子,7歲的大兒子目前就讀一年級,小女兒甫出世4個月,面對一定的家庭開銷。 他指出,他原本從事摩多零件生意,但在去年與股東拆夥而結束生意後,面對很大的經濟壓力。 “如今孩子的手術突然需要一筆龐大的費用,讓我們一時間也無法拿出這筆費用,希望借助星洲日報基金會的籌募,讓孩子盡快進行手術,像正常人生活。”

*摘自星洲日報基金會

飽受脊髓炎折磨7年,李文場樂觀面對病痛

籌款新聞標題 : 飽受脊髓炎折磨7年 李文場樂觀面對病痛
求助者 : 李文場(60歲)
求助原因 / 款項 : 脊髓炎手術,腎結石手術及生活援助金 (款項在扣除手術配件費用後,將每月發放3500令吉,為期兩年。) /10萬令吉

故事描述 / Description:

(吉隆坡24日訊)儘管人們常說:“上帝為你關了一扇門,必會為你開一扇窗”,惟面對病痛,卻不是人人都能樂觀面對…… 不過,現年60歲,7年來面對脊髓炎折磨的李文場卻仍常懷樂觀的心,始終相信這些難關只是上帝的考驗,他終究會康復起來! 失經濟能力一家陷困 由於他目前臥病在床,喪失自理和工作能力,必須由妻子長伴照顧,且家中尚有3名仍在求學的兒子需要養育,因此失去經濟能力已讓他們一家的生活陷困。 星洲日報基金會在獲悉李文場情況後,已安排他在近期到馬大醫藥中心接受脊髓炎手術。由於他持有殘疾人士識別證(oku卡),因此可免付手術費,只需支付配件費用。

盼籌10萬醫費

但為了確保李文場在手術後能安心靜養,星洲日報基金會此次將協助他籌募10萬令吉的醫療及生活援助金,盼大眾能慷慨解囊,為李文場的樂觀加持,協助他們一家暫渡難關。 該筆款項在扣除手術配件費用後,將分期每月發放3500令吉,為期兩年,以助他們解決生計問題。

頸椎退化壓迫神經線

來自柔佛士古來的李文場與妻子許翠萍(42歲)育有3名現年13歲、7歲及4歲的兒子。一家人目前居住在士古來一個社區組屋單位內。 他是於2010年發現頸椎第2、3及4節出現退化(骨增生)並壓迫神經線,引起左手麻痺,且頸項也不時感覺疼痛。當時,病情雖沒有影響到日常生活,惟他已不敢再操勞工作,並選擇在家靜養。 靠儲蓄生活 在那兩年多裡,他們一家人僅靠儲蓄生活,幾乎耗盡積蓄。李文場後來到雙福殘障自強發展協會當同工,每月領取1000令吉津貼,一家人也遷入該中心內,生活還算過得去。 李文場透露,他較後因考量到大兒子要念中學,二兒子也將上小學而搬出中心,並改到補習中心擔任司機,負責接送補習生。而他的妻子也在2016年左右到補習中心兼職,幫補家用。 儘管一家人的生活不算寬裕,惟省省度日仍讓他們感覺滿足。但沒想到,李文場在今年1月發覺病情有再度惡化的跡象,且行動力也自2月開始每況愈下。

李文場:步行時雙腿沒力

“我在2月步行時,感覺雙腿沒什麼力氣;3月嚴重到會經常摔倒,需要人攙扶;4月已需靠拐杖行動,5月甚至持續惡化至開始癱瘓在床上……” 如今,李文場的頸椎問題已擴大至第5及6節,導致他幾乎全身癱瘓,手指也因肌肉萎縮而無法張開,不僅生活起居只能仰賴他人照料,就連擦眼淚鼻涕都做不到。 因此,許翠萍只好於4月杪辭職,全心全意在家照顧他,一家人的生計再次中斷。 據悉,除了脊髓炎,李文場還罹患腎結石,目前需靠插管排尿;在完成脊髓炎手術後,他還得另外接受腎結石手術。

面對難關仍不氣餒

儘管生活給予一重又一重的難關,但李文場不曾怨天尤人,也不因此氣餒,反而慶幸每個難關都有人適時地伸出援手。 李文場的大兒子李上一於5年前成為星洲日報基金會情在人間助養學生計劃下的受惠學生;二兒子李士一的申請也在今年獲批。 李文場提及,他在今年初發現病情惡化後,並沒有想到求助星洲日報基金會;直到為大兒子更新申請資料及提交二兒子的申請時,經星洲日報基金會同事慰問,才說出病情。 他很感激星洲日報基金會的關注,甚至協助安排他轉入馬大醫藥中心接受治療,並獲得排期盡快接受手術。 他也非常感謝熱心的朋友及教會人士在他有需要時伸出援手。而他亦決定在未來積極行善,發揮“取之社會,用之社會”的精神,以回饋社會大眾的支持。 “由於我已經60歲了,所以醫生要我做好心理準備,手術後的恢復情況需要靠意志力,但我相信這些都是神的考驗,我一定會好的。” 他笑言,他必須在手術後配合物理治療,惟他有自信,右腳能在半年內恢復50%,並期許情況較為嚴重的左腳也能趕上恢復進度。 愛乾淨的他如今希望手術後,能自己洗澡、翻閱他愛看的報章,自理一些生活小事。

*摘自星洲日報基金會

年邁父母撐不下去了,癲癇症青年 需7.2萬醫費

籌款新聞標題 : 年邁父母撐不下去了 癲癇症青年 需7.2萬醫費
求助者 : 梁佩城 (25歲)
求助原因 / 款項 : 父母年邁,無法支撐龐大費用。(協助梁家每月3,000令吉,為期兩年的生活和醫療援助。) /7.2萬令吉

故事描述 / Description:

萬撓13日訊)青年飽受癲癇症之苦而無法謀生,僅靠父母以打雜和做清潔女工支付昂貴的醫藥費長達11年,如今兩老年邁體弱無力再撐,盼公眾能施以援手,拯救他們於水深火熱之中。 現年25歲的梁佩城在14歲那年開始出現手腳不由自住抽搐症狀,後來情況日益嚴重,隨時會四肢痙孿和昏迷不醒,儘管曾在火爐場工作,但因屢次發作而被迫辭職。 自此之後,他的醫藥費和生活便靠父親梁耀南(68歲,散工)和母親羅觀英(66歲,鐘點清潔女工)承擔。雖然他另有梁佩民(42歲,冷氣技工)和梁佩藝(39歲,家具廠工人)兩名哥哥,但大家收入不高,還要養妻活兒已是自顧不暇。 為了協助解決生活和醫療上的燃眉之急,星洲日報基金會欲籌7萬2000令吉,以向梁家提供每月3000令吉為期兩年的援助。星洲日報基金會也將繼續協助他尋求專家的意見和醫療方案,以早日重投社會。
覺得自己是異類

梁佩城:服藥多年不見效

住在萬撓加冷烏達瑪花園的梁佩城自稱在14歲那年便“怪病纏身”,往往午夜夢迴時,手腳不由自住的抽搐、口齒交戰甚至咬傷舌頭,雖然神智清醒但卻身不由己。 後來,梁佩城的病情更是發展到白天在大庭廣眾之下也會兩眼翻白,隨時倒地,四肢痙孿和昏迷不醒,讓他覺得自己是異類。 “從診所到吉隆坡中央醫院,整整10年,沒有一個醫生告訴我這叫癲癇症。每次覆診都由不同醫生配藥,但我服藥多年依然不見效,每次發作後會頭痛、短暫失憶和渾身乏力,連站也站不穩。在很徬徨的時候,也懷疑過這是不是鬼上身。” “我很想參加饑餓30,但我擔心一旦發作會為其它人帶來麻煩。我不敢去想未來,不敢有成家立室的奢望,我也害怕這病會令失憶的狀況加重,連未患病時的快樂記憶也慢慢的記不起來了。”

靠學佛鼓勵堅持

“如今,我靠着學佛的轉念來鼓勵自己堅持下去,一直到醫學昌明發生特效藥,讓我藥到病除為止。” 梁佩城中學畢業後曾在萬撓一家火爐廠打工4年,但期間屢次發作,因為廠房內的高溫爐灶會對隨時倒地的他造成危險,迫於無奈之下唯有呈辭。

父:尋遍無數醫生 積蓄花光

梁爸爸說,在過去10年每週數次開摩托車風塵僕僕的載着佩城四處求醫,偶爾遇到發作時,還得在烈陽當空的高速公路停下,等兒子抽搐完畢,再拉着他緊緊靠向自己的背脊,免他因乏力而摔倒,再慢慢駛向目的地。 他們曾經在路上發生意外,梁爸爸膝蓋迄今仍留下傷痕。 他說,從中至西看過無數醫生,兩老積蓄花光,但兒子的病情不見有起色,近年反有變本加厲的跡象。 省吃儉用讓兒看病 “每週到同善醫院針炙和取藥要花逾200令吉,我的收入全耗在醫藥費上,每月僅靠妻子的逾千令吉過活,實在是入不敷出,醫了逾一年,唯有暫停。” “目前,佩城除了在中央醫院取藥,也在舊巴生路一家中醫館治療,加上服用維他命和打補針的開銷,每月仍需數百令吉,我們唯有省吃儉用讓他看病。” “他常常自責,一直嚷着要去做冷氣安裝工人,但我因擔憂他會突然發作會從高處摔下所以反對,只在自己有工開時帶他去當助手。”

自裝家具 修電器 節省開支

據了解,梁家目前居住的排屋每月需供款400令吉,仍需13年方能付清貨款。 為了節省開支和為社會盡一份心血,當過建築工人、木匠的梁爸爸會四處收集木料,自己動手組裝傢俱和修理旁人丟掉的電器自用,或者捐到佛教團體,在困苦之中亦不忘體現大愛精神。

星洲基金會助安排做腦部掃瞄

星洲日報基金會於2016年8月接獲投報後跟進梁佩城個案,並在9月安排他接受腦專科醫生的診療,盼能通過手術減少發作的幾率。 為了得到更精準的結果,同時也安排梁佩城往布城醫院做腦部掃瞄,全部約2100令吉的醫療費用由星洲日報基金會承擔。 鑑於梁佩城腦部有許多觸發癲癇的不正常組織,部分更壓着主要神經線,腦科醫生不建議手術以免留下影響發言和四肢運作的後遺症,僅能以藥物控制病情。

醫學小典:癲癇無法根治

癲癇(epilepsy)或俗稱的“發羊吊”是一種長期性神經系統疾病,在大腦皮質神經細胞過度或異常的結果下會引發各種不同程度的抽搐。此病不能根治,但有70%的抽搐可以用藥物控制。對藥物無效的病患可嚐試以手術或神經刺激療法,但療效亦胥視個人體質而定。

*摘自星洲日報基金會

少女脊椎側彎65度矯正s骨需3萬

籌款新聞標題 : 少女脊椎側彎65度矯正s骨 需3萬
求助者 : 伍怡菲(16歲)
求助原因 / 款項 : s骨 ( 脊椎骨側彎度已達65度,需馬上動手術) /3萬令吉

故事描述 / Description:

(吉輦)霹靂巴里文打16歲女生伍怡菲2年患上s骨側彎,由於脊椎骨彎度越來越嚴重,已達65度,經醫生勸告,須馬上進行手術矯正,但只擔任書記一職養家的母親,無法承擔約3萬令吉的醫藥費,於是通過星洲日報基金會籌款。 伍怡菲目前就讀巴里文打吉輦中學中四班,瘦小的她體重不及35公斤。2年前家人發現其背部開始出現側彎后,也經醫生診斷,她患上s骨症。

排期6月1動手術
媽媽陳美琪(38歲)日前對星洲日報記者說,怡菲剛開始脊椎骨彎度約在20多度,過后半年再增加至50度,當時醫生告知手術費高達8萬令吉,令她深感憂愁,過后有去其他專科中心尋求物理治療,以控制脊椎彎度,經一年多治療病情卻沒改善。
處于青春期的怡菲脊椎彎度再度惡化,今年初前往吉隆坡馬大醫葯中心檢查時,脊椎側彎度已達65度,須馬上動手術。 陳美琪說,她5月已2次帶怡菲南下吉隆坡馬大醫葯中心掃描,以安排日期動手術,而前2天醫院通知安排在6月1日動手術。由於情況緊迫,希望熱心人士能幫助她們。

單親媽媽月入僅1800
陳美琪有3名女兒,大女兒(18歲)就讀吉輦中學中五班,小女兒(11歲)就讀巴里文打新華小學五年級班,其丈夫則于11年前不告而別,只任職書記薪水約1800令吉的她獨力養家,工作之餘,也要照顧3名女兒。二女兒怡菲不幸患上脊椎骨側彎症,讓她身心俱累,想着大的醫費無着落,讓她非常憂愁。 陳美琪本住在夫家,去年才搬回哥哥家住,與3名女兒、哥哥和父親同住在祖屋,互相照應 。其哥哥是一名電線技工,無力協助怡菲的高額手術費。 陳美琪很感謝星洲日報基金會職員給予各項協助,伍怡菲也是星洲日報基金會情在人間助養學生計劃的受惠者。

伍怡菲:勇敢準備動手術
伍怡菲日前在家里受訪時說,她雖然有些怕,但為了早日康復如常生活,她會勇敢,也已準備好去動手術。 在小學期間,其身體都一切正常,但上了中學后,在春青發育期,其脊椎骨才慢慢出現側彎。怡菲說,為免付車資,她踏腳車去上學,書包沒有放很多的書本,以減輕重量。 “平時在校上課,有椅子靠背,我身體還好,而若長久站着,我的背部會出現酸痛。”

她知道家里收入有限,現有星洲基金會和熱心人士協助籌款,她深深感激 。 欲捐助伍怡菲醫藥基金的讀者,可通過星洲日報上的表格郵寄支票至星洲日報總部。條規:1.支票請誌明:yayasan sin chew。2.捐款者若沒有收到正式收據,請在6個月內向基金會查詢,逾期恕無法辦理。3.請勿郵寄現金。4.支票寄至:yayasan sin chew, 19, jalan semangat, 46200, petaling jaya, selangor.

*摘自星洲日報基金會

患慢性腸道炎,藥費昂貴,小銘亮盼你伸援手

籌款新聞標題 : 患慢性腸道炎 藥費昂貴   小銘亮 盼你伸援手
求助者 : 戴銘亮 (9歲)
求助原因 / 款項 : 患慢性腸道炎(克羅恩症,crohn’s disese)/5萬令吉

故事描述 / Description:

(關丹10日訊)剛滿週歲後,就經常腹瀉及便血,從小把關丹醫院及馬大醫藥中心當成家的戴銘亮不幸罹患罕見的慢性腸道炎(克羅恩症,crohn’s disese),需要注射昂貴的生物抗体(adalimumab)藥劑進行治療。
現年9歲的戴銘亮就讀於關丹培才華小三年級,由於罹患罕見疾病,經多次治療後,必須通過定期注射藥物來改善病情,惟該藥每劑1746令吉,一年的醫藥費高達5萬令吉,每月收入僅3000令吉的父親沒有能力承擔昂貴的醫藥費。 星洲日報基金會在獲知戴銘亮的困境後,答應協助銘亮籌5萬令吉的醫藥費。

吳秀菁:1歲多時常腹瀉

媽媽吳秀菁(43歲)表示,小兒子戴銘亮在1歲多的時候經常腹瀉,她當時以為是孩子長牙,后來在驚見兒子的排泄物有血絲時才嚇到,馬上帶兒子到住家附近的小兒科診所看醫生。 她說,當時醫生說是可能是細菌感染,開了抗生素給兒子吃,但兒子情況不但不見好轉,排泄物中的血絲更多,還帶有血水。 “當時兒子一天會腹瀉10多次,於是我改帶兒子去關丹中央醫院求診,但是,醫生在抽血及進行了各種檢查後,依然找不出病因。“關丹中央醫院的醫生建議我帶兒子到馬大醫藥中心,醫生起初以為兒子的腸長肉瘤導致便血,直到醫生替兒子進行內窺鏡檢查檢查,才發現兒子的大腸、小腸、回腸及胃部發炎和潰瘍。” 她說,醫生當時告訴她,兒子的病暫時沒有藥物可以進行治療,只是吩咐她一旦兒子病發,就到關丹中央醫院去。 “在起初的數年,我與兒子進進出出醫院無數次,記得有1次我陪兒子住院長達10天。醫生和護士遠遠聽到他的哭聲就知道他到了醫院,他自己也早已懂得要到哪個部門看醫生。”

醫生:可自行在家注射新藥

馬大醫藥中心的醫生在銘亮2歲時,確診他患上克羅恩症,此後銘亮開始接受類固醇治療。 不過,由於類固醇治療不能長期進行,導致銘亮病情反覆,一旦停止服藥,病情又復發。 吳秀菁說,直到2015年年尾,馬大醫藥中心的醫生向她提出讓銘亮接受新藥治療,並在2016年9月復診後開始使用生物抗体藥劑。 “根據醫生的說法,新藥每2週施打1劑,當時醫生給銘亮打由藥廠免費提供的藥物,一共12劑。醫生說新藥必須持續施打長達2年,他建議銘亮先進行1年治療後檢討藥效再決定是否要繼續。” 她補充,她在醫院的護士指導下,可以自行在家為兒子進行新藥注射,唯必須定時回到馬大醫藥中心領藥。
一年醫藥費達5萬

吳秀菁說,該生物抗体藥劑每劑為1746令吉,一年的醫藥費高達5萬令吉,惟其丈夫每月平均收入只有3000令吉左右,連買藥的錢都不夠,所以沒有能力負擔兒子的醫藥費。 她告訴記者,銘亮在注射新藥後病情有改善,排泄慢慢恢复正常,體重也在逐步增加中,證明銘亮能夠從日常飲食中攝取營養。 “在這之前,醫生發現他的體重比同齡小孩輕,這是因為他吃的東西在沒有吸收後就直接排出。”
★你知道嗎?

克羅恩症(crohn’s disese)是一種慢性腸道炎,即腸道無明顯原因下慢性發炎和潰瘍,其中一個導因是患者本身的免疫系統對腸胃道微生物抗原進行攻擊。

*摘自星洲日報基金會

11岁梅丽莎肝功能剩20%,急需40万移植肝脏

籌款新聞標題 : 11岁梅丽莎肝功能剩20%   急需40万移植肝脏
求助者 : 梅丽莎 (11歲)
求助原因 / 款項 : 活体肝脏移植手术/40萬令吉

故事描述 / Description:

(吉隆坡13日讯)“我希望可以回学校上课,到公园骑脚车和玩耍……”这是年仅11岁的小原住民梅丽莎的小小心愿。然而,罹患肝硬化的她至今未能完成这简单的愿望,而且肝功能剩下20%的她,急需向公众筹募40万令吉,以到中国上海仁济医院进行活体肝脏移植手术。
来自沙巴的梅丽沙自4岁起就被诊断罹患自体免疫性肝病,7年来被病魔缠身的她,不断进出医院接受检验,治疗和靠药物控制病情,但效果不理想。
梅丽莎的主治医生表示,由于梅丽莎目前只剩下20%的肝功能,肝指数高,不能支撑身体的需求,导致梅丽莎有非常明显的黄疸,全身积水,除了蛋白质低导致腹部积水,严重的话肺部也会积水。 他透露,虽然梅丽莎目前情况稳定,但因肝发炎的情况严重、已经处于肝衰竭的情况而需要换一个新的肝,并尽快在一个月内做活体换肝手术。
2姐姐适合捐肝
庆幸的是,梅丽莎的两个姐姐佐蒂和葛额莎在进行检验后,测出是合适的捐肝者,有机会拯救梅丽莎的小生命。 因此,马大医药中心和中国院方决定梅丽莎的两个姐姐必须一同前往上海进行肝脏移植测试,以测出最适合的肝脏。碍于梅丽莎家庭的经济问题,星洲日报基金会将承担他们一家五口飞往上海的机票费用。

(详情)

*摘自星洲日報基金會

一家之主患柏金森症, 六口 靠 撿破爛維生

籌款新聞標題 : 一家之主患柏金森症   六口 靠 撿破爛維生
求助者 : 楊東喜(53歲)
求助原因 / 款項 : 患柏金森症需生活援助/6萬令吉

故事描述 / Description:

(八打靈再也13日訊)身為一家之主的楊東喜(53歲)不幸在8年前患上柏金森症,失去工作能力,一家六口失去經濟支柱後坐困愁城,過一天算一天及不敢想明天的日子。
病情越見嚴重的他,雙手會不受控制地抖,目前已無法工作,只能與妻子依靠撿破爛賺取微薄薪水維持生活。 星洲日報基金會在了解楊東喜的病情及生活環境後,將協助他籌募6萬令吉,作為他未來兩年,每個月2500令吉的生活費。

轉售小型貨車應急
楊東喜與劉淑芳(44歲)育有4名孩子,分別為楊秋萍(17歲)、楊家俊(15歲)、楊家寶(13歲)及楊家輝(9歲),其中3名孩子就讀中學,排行最小的兒子則就讀小學。 從事拉電工作的楊東喜在未患病前就收入不定,只有在負責工程的時候才有收入。 他說,他在2008年時經過醫生確診後患上柏金森症,雙手不自主地發抖、動作變得緩慢及病發時感到辛苦。
我在患病後,無法如常工作,無奈下,只好將小型貨車轉售出去。他說,為控制病情,他必須定時服用藥物,惟該藥物會出現副作用,包括嗜睡、感到漂浮及記性不好。

曾駕車途中病情發作
他補充,自患病以來,他服用的藥物種類及成分也隨病情變化而增加。當病情發作時,我的雙手會不斷顫抖,尤其晚上更難以入睡。 他也說,由於他曾試過駕車途中突然病情發作,因此他現在不敢駕車,擔心病情再一次時,無法好好控制汽車。 目前,楊東喜都是以步行為主,他每日早上8時都會到公園晨運,或在住家附近逛逛。 “我在朋友介紹下,開始接受中醫治療進行針灸,儘管目前仍未看到改善,但我希望在完成給治療後,病情會獲得改善。” 他感概表示,他過去對孩子嚴格,且自己的脾氣不好,難免會動手打孩子,孩子都因此怕了他,讓他感到十分內疚。

(詳情)

*摘自星洲日報基金會

3歲了還聽不到聲音,小何溢急籌款裝耳蝸

籌款新聞標題 : 3歲了還聽不到聲音   小何溢急籌款裝耳蝸
求助者 : 何溢(4歲)
求助原因 / 款項 : 裝置電子耳蝸 / 8萬5000令吉

故事描述 / Description:

為聆聽世界的聲音,年僅3歲的大前庭導水管症候群(lvas)患者小何溢急需8萬5000令吉裝置電子耳蝸,盼獲讀者善心捐助! 由於發現年幼的小兒子對聲音毫無反應,無論在他耳邊搖晃鑰匙或鳴車笛,他都彷彿聽不見,何曉山(47歲)及曾繁玲(43歲)即刻帶他到耳鼻喉專科檢驗,醫生當時懷疑小何溢的內耳部分出現問題,進而推薦他們前往國立大學醫院進行檢查。
經過國立大學醫院檢查,證實小何溢患有大前庭導水管症候群,唯有進行人工電子耳蝸植入手術才能讓他聽到聲音。但8萬5000令吉的費用,卻令何曉山及曾繁玲難以承擔,只好求助星洲日報基金會,希望能尋求廣大熱心讀者的捐助。
一家生計靠丈夫扛起

除了小何溢外,何曉山與曾繁玲還育有兩名年齡分別為13歲及10歲的女兒何惠慈及何路義。其中,何惠慈在3年前獲得英國獎學金修讀音樂課程;何路義也是一名品學兼優的學生。 曾繁玲是名家庭主婦,一家人的生計全靠何曉山在酒店任職管工每月領取的3600令吉薪資維持,惟扣除房租及車貸後,每月僅剩千餘令吉供一家人的生活開銷。 何曉山說,去年8月得知何溢患病後,他因痛心而在一時疏忽下,在同一個月內遭遇交通意外受傷,當時在家養傷期間,每天只能以淚洗臉。 他說,沒想到禍不單行,他的父親在同年9月離世,太太又在12月證實患上乳癌,一連串的問題讓他感覺前路茫茫,幸好有宗教信仰的支持,才讓他振作起來。

(詳情)

*摘自星洲日報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