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筹款项目

需25萬赴上海動手術,6個月女嬰要換肝救命

籌款新聞標題 : 需25萬赴上海動手術 6個月女嬰要換肝救命
求助者 : 黃一心(6個月女嬰)
求助原因 / 款項 : 肝臟移植手術 /25萬令吉

故事描述 / Description:

年僅6個月大的女嬰黃一心在出世第4天被發現身體出現乏黃現象,且發黃指數不斷上升,被診斷患上膽道閉鎖及會導致肝硬化,亟需25萬令吉進行肝臟移植手術。 黃一心是黃健緣及呂停妮的獨生女,他們開心迎接女兒的到來,但卻接獲女兒患病必須接受肝臟移植手術才能得以繼命的消息。 母肝臟合適安排移植 不幸中大幸為,小一心母親呂停妮的肝臟適合她,並於近期內前往中國上海交通大學仁濟醫院接受肝臟移植手術。

4個月大發黃指數仍不退

手術證實患膽道閉鎖

呂停妮表示,她及丈夫黃健緣(53歲)在小一心出世第4天發現她的身體發黃,發黃指數一度攀升至300度。她說,他們分別帶一心前往診所及醫院檢查。 “期間,女兒的發黃指數反反复复,她也因此間歇性住院,在短短5天內抽取15次血,讓我們心疼不已。” 她說,由於小一心的眼睛也出現乏黃現象,他們因擔心小一心的情況,因此讓她轉至私人醫院,惟醫生在進行檢查後告知他們小一心的情況沒問題。 “我們較後在第二次前往醫院領取報告時,發現一心的發黃指數有上升跡象,醫生告知一心有肝臟感染,惟她會自行康復,沒有藥物可服用。” 她說,直到小一心4個月大的時候,發黃指數仍不退,但卻找不到原因,於是在進行手術後,才證實小一心患上膽道閉鎖;這也是小一心第一次進行手術。 “另外,女兒在本月初曾出現流鼻血情況,當我們發現她流鼻血時,馬上衝去醫院進行檢查。小一心平均一星期流鼻血一兩次。” 她說,小一心的肚子逐漸腫脹,惟目前的胃口還算可以,同時也非常活躍。

患產後憂鬱症

女兒交保姆照顧

呂停妮說,她在小一心一個半月時患上產後憂鬱症,無法如常工作及照顧女兒,在別無他法的情況下,只好將女兒交由保姆照顧。 “我在產後出現會害怕寶寶,也不敢接近女兒,甚至把女兒的照片刪除的現象,經過醫生診斷後,確認自己患上也產後憂鬱症。” 她說,她在患病後,照顧女兒的重任就落在丈夫身上。不過,她經朋友的介紹下,目前正接受霹靂怡保一名心理醫生的治療,且情況已逐漸好轉。 “由於丈夫患有脂肪肝,不適合捐贈肝臟給女兒,但所幸我的肝臟適合捐給女兒,但醫生必須確認我服用的藥物不影響捐肝。” 未曾動過大型手術的呂停妮,提起自己必須捐肝給女兒時表示,難免會感到害怕,但想到自己可以救女兒一命,就必須勇敢面對。

*摘自星洲日報基金會

黃英滿患血癌,亟需12萬換骨髓


籌款新聞標題 : 黃英滿患血癌 亟需12萬換骨髓
求助者 : 黃英滿(33歲)
求助原因 / 款項 : 血癌 (購買骨髓及進行移植手術) /12萬令吉

故事描述 / Description:

(安邦15日訊)不幸患上血癌(白血病)的黃英滿,急需12萬令吉購買骨髓及進行移植手術,并盼望能夠盡快重返工作崗位,賺取生活費以減輕父母的負擔,重啟新人生。 來自彭亨,現年32歲的黃英滿自去年11月開始發現自己的牙肉腫大及一直流血,看了牙醫后并沒有好轉,他在醫生建議下前往彭亨立卑政府醫院檢查后,赫然發現自己罹患血癌,必須要尋找合適的骨髓進行移植。 “剛開始流血時,我一天需要用三大包棉花去止血,因為牙肉疼痛,我也不能咬東西,只能直接吞食物;現在也不能工作。當我知道自己患上血癌時真的很錯愕,因為我從沒真正去了解這是什麼病,身邊也沒有朋友能夠幫忙,慶幸我家人還十分照顧我。”

妹妹不合適捐贈骨髓

黃英滿自確診換上白血病后,于去年10月1日入住安邦醫院,至今已經完成了5次的化療,目前的身體情況穩定,并且適合接受骨髓移植。由于妹妹們都不合適捐贈,他只能選擇購買非親屬的骨髓,并需要12萬令吉的費用。 星洲日報基金會鑒于黃英滿一家經濟生活條件不佳的情況下,決定代為籌款12萬令吉,讓英滿能夠重獲新人生。

收入不穩 沒買保險

黃英滿早期在吉隆坡餐館廚房工作約5年,收入微薄,薪金約1800令吉。 他在近年回家鄉勞勿從事冷氣維修工作,收入不穩定,每月只有約900令吉的底薪;即便加班都只有1200令吉,想要補貼家用都沒有能力。 “我平時的開銷都用在繳付約500令吉房租,水電費兩個月約60令吉、其余的用在電話費、交通及膳食。由于收入不穩定,我已經沒有供保險,之前的積蓄也在入院后用光,我們已經負擔不起骨髓移植的費用。”

父母無力負擔龐大醫藥費

黃英滿的母親張官鳳(58歲)表示,自己是家庭主婦,并沒有收入,每月只能靠從事泥水散工的丈夫黃金明(58歲)不定時收入來維持生活。 “我們的家庭開銷是依每月的收入來決定,因為做泥水工要看天吃飯,一旦遇上下雨,我們就沒有收入,積蓄也不多。當收入比較多時,我們就能夠吃好一點,不好時就只能節省開銷。我希望英滿能夠盡快接受治療好起來,因為我們真的沒有能力再負擔龐大的醫藥費,也十分擔心他的身體狀況。” 同時,他們夫妻倆在勞勿租板屋的小房來住,每月需繳付80令吉的租金,出門也是以舊摩哆車代步。 黃英滿有3名妹妹,大妹黃麗娟(30歲)已婚、家庭主婦,有一個兒子,必須負擔自己的家庭;妹妹黃麗珊(26歲)和黃麗美(25歲)分別是淋巴癌患者及剛出社會工作,需要負責自己的生活費。

*摘自星洲日報基金會

夫離世經濟陷困,盼籌5萬助一家四口

籌款新聞標題 : 夫離世經濟陷困 盼籌5萬助一家四口
求助者 : 劉恩萍(43歲)
求助原因 / 款項 : 生活援助 (每個月會撥放2000令吉給沈家,為期2年) /5萬令吉

故事描述 / Description:

(東甲9日訊)原本清寒的一家人,在一家之主驟然離世後,印尼籍妻子及3名孩子頓時陷入經濟困境,盼望善長仁翁能雪中送炭,籌募5萬令吉協助他們渡過難關。 劉恩萍(43歲)的丈夫沈成泉,生前是名油漆散工,收入雖然不穩定,一家人還得以溫飽,所住的屋子雖然破舊,卻還是溫馨快樂。 豈料,一向健康的丈夫在今年1月4日突然感到不適,送入院後就因心臟問題及肺積水,於隔天不治,令一家人手足無措。 劉恩萍在丈夫撒手人寰後,沒有怨天尤人,毅然挑起養家重任,靠著微薄收入與3名孩子相依為命,互相鼓勵。 3名孩子分別是14歲的長女沈婉恬、13歲的沈婉琴及12歲的兒子沈松鍠。其中,二女兒沈婉琴是智障兒,持有殘障人士證件,也患有心臟疾病。 雖然有心不讓孩子受苦,劉恩萍卻因持有紅登記及需要照顧孩子,以致無法獲得較理想的工作,也無法得到福利部援助金,僅能靠著折紙紮品及協助學校烹飪免費食物來賺取收入。

每月收入僅700

然而,該“免費食物”計劃只有31名學生參與,每天所得利潤僅約25令吉,遇上假日或學校假期則沒有收入;加上折紙紮品,她每月的總收入只介於500至700令吉。 她披露,孩子上學的交通費、水電費及伙食費,每月就需逾千令吉,其他開銷則不確定,因為一些日常用品是丈夫生前買下,她之前也未過問丈夫關於家庭開銷。 她說,由於家庭經濟不好,一家人也盡量省吃儉用,包括每餐只有一道菜餚下飯,所幸孩子們都乖巧,沒有抱怨,有時還會幫忙折紙紮品。

吁慈善團體善心人助修破屋

基於沈家的貧困家境,星洲日報基金會已於去年杪決定給予沈松鍠每月200令吉的教育援助。 但隨著沈成泉病逝,令他們進一步陷入經濟困境,星洲日報基金會經審核後,決定為劉恩萍及孩子們籌募5萬令吉善款,一旦款項籌足,基金會每個月會撥放2000令吉給沈家,為期2年。 另外,基金會也希望通過新聞報導,呼吁慈善團体或善心人士,協助修建沈家的破舊房子。

廚房遭蟻蝕 屋頂漏水

劉恩萍與孩子居住在超過40年的老祖屋,屋子前方是半磚半板構造,外觀看似還不錯,但一踏入廚房與飯廳,情況令人搖頭。 該祖屋後方是木板牆壁及鋅片屋頂,因年久失修,廚房木板已腐朽不堪,也被白蟻侵蝕,屋頂鋅片則多處破洞。 劉恩萍披露,每逢刮風下雨,鋅片屋頂就會漏水,他們唯有拿容器盛裝雨水,雨水也會透過牆壁的破洞濺入屋內,弄濕廚房。 她披露,老祖屋是其家翁家婆留下,屋子客廳與睡房是老人家還在世時重修的,廚房與飯廳則因經濟問題而無法維修。 為了能讓孩子有較好的生活環境,她希望善心人士或慈善組織,能協助修葺破損不堪的廚房與飯廳,讓該老祖屋能更好地遮風擋雨。

*摘自星洲日報基金會

馮惠珠患舌下神經瘤,須5.5萬買呼吸輔助器

籌款新聞標題 : 馮惠珠患舌下神經瘤 須5.5萬買呼吸輔助器
求助者 : 馮惠珠 (55歲)
求助原因 / 款項 : 購買呼吸輔助器/ 5萬5000令吉

故事描述 / Description:

(吉隆坡2日訊)現年55歲的馮惠珠半年前不幸罹患舌下神經瘤,雖已開刀割除腫瘤,但仍未能完全康復,長期臥在病床不能自行呼吸的她,如今急需購買呼吸輔助器才能出院回家休養,盼早日康復。 馮惠珠自去年6月開始出現左手麻痹情況,經診斷后確實患上舌下神經瘤,8月進院后,陸續在10月及11月于腦部動刀,如今住院已有8個月。 由於開刀和住院已花光積蓄,無法再承擔購買呼吸補助器的費用,經向星洲日報基金會求助後,星洲日報基金會決定代為籌款5萬5000令吉,作為購買呼吸輔助器的援助金,讓馮惠珠能夠回家靜養。

傅仰培:尋找看護照顧妻子

馮惠珠的丈夫傅仰培是建筑測量師,每個月薪水大約6000至7000令吉,惟必須負擔兩名女兒傅美儀及傅美齡的大學學費和每人800令吉生活費,加上去年妻子開刀和住院的龐大費用,積蓄已經所剩無幾。 他希望善心人士能幫助他們購買呼吸補助氣,讓妻子回家休養。 “醫生表示,我妻子目前的情況還算穩定,能夠回家靜養,但必須要有呼吸補助器;她的頭部、手和右腳現在都能稍微移動,必須持續做物理治療才能有進展。” 他補充,他目前正在尋找看護,以讓妻子出院后得到良好的照顧之餘,他也可以安心上班;其妻子目前也需要干凈的環境靜養。

傅美瑩:每月所須費用逾3千

馮惠珠的大女兒傅美瑩今年26歲,從事保險風險評估員,每月工資逾2000至3000令吉,必須負擔每月540令吉的車貸和償還貸學金;而兩名妹妹目前還在求學,沒有能力幫補家計。 傅美瑩表示,媽媽住院期間動過兩次手術,分別清除腦積水減低腦壓及移除腫瘤,更多次進出加護病房。 她補充,由于媽媽需長期依靠呼吸補助器,喉嚨鏈接呼吸器后就不能發聲,目前家人只能靠猜或依靠唇語來溝通。 “媽媽目前只能吃流質的食物,主要食品是奶粉,大約3天就必須消耗兩罐奶粉,一罐奶粉需80至90令吉。由于行動不便,母親目前需包尿片以解決如廁的需求,加上藥物的花費,每月都需要一定的費用來維持媽媽的身體狀況。我們估計一個月的看護費用需逾3000令吉。” “醫生表示,媽媽目前已是最好的情況,日后是否能夠更進一步康復就要依靠媽媽的意志力,不過目前需要長期依靠呼吸補助器來維持生命。”

*摘自星洲日報基金會

找到合適骨髓等待移植,血癌少女亟需15萬救命

籌款新聞標題 : 找到合適骨髓等待移植 血癌少女亟需15萬救命
求助者 : 詹敏兒(22歲)
求助原因 / 款項 : 血癌-髓移植手術/15萬令吉

故事描述 / Description:

(古晉1日訊)“這個新年,我只有一個簡單心願,就是希望女兒快點好起來,像普通女孩一樣生活,而不是像現在躺在醫院,飽受癌細胞折磨!” 來自砂拉越古晉的詹敏兒(22歲),於去年8月被診斷患上血癌,這突如其來的消息曾一度讓全家陷入焦慮、恐慌,就在失去方向時,在貴人協助下聯繫到星洲日報基金會,期盼奇蹟出現。 敏兒的母親郭麗卿接受星洲日報訪問時指出,女兒生性好動又活潑,是家人眼中的好孩子。就在她唸大學最後一年,血癌不幸找上門,從過去至今,看著女兒不間斷地接受打針、抽血、化療……再因副作用導致脫髮、上吐下瀉、全身發癢,好長時間只能累倒在床上,心中感到無比難過和無奈。 今年農曆新年前一周,醫院檢測到敏兒的癌細胞有復發現象,並於2月19日入院接受第5次化療。 “原以為4次化療就可以結束,怎知還是必須接受第5次化療,我們也知道這一次(化療)將更強、更傷身,可是別無他法。”郭麗卿語帶哽咽的說。

患病申請停學一年

好動的敏兒,在小學曾是學校運動員代表,升上中學時專注學業,在大馬教育文憑考試(spm)拿下7a佳績,大專時攻讀多媒體設計系,希望往後可從事設計有關的工作,孰知命運跟她開了一大玩笑。 因患病之故,敏兒於去年9月向學校申請停學,學校應允說如果她無法在一年內復學,接下來必須重新從第1年開始修讀該課程。 敏兒的父親詹尊興目前經營傳統咖啡店,近年來生意量下跌,加上舉家生活開銷都落在其身上,以及後期的敏兒被診斷患病需要花費,他和太太都先後動用多年的積蓄、公積金、保險和信託基金來應付生活開銷。

剛完成第5次化療

經過檢測之後,敏兒家人的骨髓皆不符合她,但慶幸的是,現在已經找到相符合的10名德國捐贈者,估計移植手術費用需15萬令吉,家人希望大眾可以給予協助,幫助他們渡過難關。 剛完成第5次化療的敏兒目前正在砂中央醫院留院,院方將繼續觀察其癌細胞情況,並等待時機成熟轉至吉隆坡安邦醫院,再進行骨髓移植手術。

採訪手記:願詹敏兒儘快康復

首次跟詹敏兒見面,是在1月24日進行家訪時,從當時的交談,可以深切感受到她是一位非常樂觀的女孩。 儘管在談及過去4次化療的痛苦經歷,多次哽咽難語,但在每一次經歷故事結束前,她都一一以微笑作總結。在旁的母親提及照顧女兒的種種過程也頻頻拭淚,父親的情緒也相當低落。 那一天,敏兒應記者要求拍合照,她揚起嘴角,用甜美的面容對著鏡頭,反觀在旁的母親卻哭紅了雙眼。 第2次再見,敏兒已是無力般躺在病床上,面對鏡頭已不再像一個月前滔滔不絕的她。這一次見面,我們並沒有說上一句話,只見身心更累、更煎熬的她,一直緊閉雙眼在休息。 但願好人都能有好的回報,敏兒可以儘快康復,結束患癌所帶來的痛苦。

*摘自星洲日報基金會

癌細胞擴散至頸骨,張月娥亟需6萬醫費

籌款新聞標題 : 癌細胞擴散至頸骨 張月娥亟需6萬醫費
求助者 : 張月娥 (51歲)
求助原因 / 款項 : 癌細胞擴散至頸骨-醫藥與生活援助金 /6萬令吉

故事描述 / Description:

(勞勿5日訊)單親媽媽15年前遭遇丈夫不告而別,獨自將兩名女兒扶養長大的痛苦之後本期待老來享清福,無奈癌魔三度盯上她。雖然關關難過,但是她希望憑着堅強的意志力第三次戰勝病魔。 來自武吉公滿新村的51歲的張月娥是一名單親媽媽,丈夫2003年不告而別,音訊全無之後,她人到雪蘭莪八打靈一間餐館工作,每個月賺取六七百令吉的微薄薪金養女供學。 張月娥在2008年患上乳癌,除了化療治療之外,她也割除了右乳。 她在第一次患癌前,把女兒搭養在積羅新村的姐姐家裡,獨自在外工作養家。病發後姐姐也無力替她照顧孩子,一家三口唯有搬到哥哥家,後來遷到武吉公滿目前租來的新村木屋棲身。 命運弄人,2013年張月娥再次患上卵巢癌并割去了卵巢和子宮。 “割除卵巢和子宮之後,本以為完全康复了,這5年來我到附近麵檔打工,賺取每一次工作時的30令吉費用。 “去年12月4日我到醫院進行定期檢查,發現左邊乳房癌細胞病發,同時已經擴散至頸項和骨頭內。” 基於癌細胞已經擴散至全身骨頭,主治醫生擔心她的骨頭因提重或跌倒而骨折或骨碎,每個月也為她注射強骨針,耗費612令吉。 她說,每一個月到馬大醫院,車費和醫藥費都超過1000令吉,沒有保險的幫助之下,她實在無法負擔這筆費用。

池慧雯辭職照顧母親
張月娥的大女兒池慧雯今年20歲,2年前中五畢業之後便到外工作養家。她在得知母親病倒之後,立刻辭工回家照顧母親。 池慧雯之前在雪蘭莪一家腦力開發公司任職,辭職前每個月薪水大約1600令吉,她尚有一名18歲妹妹池慧儀在雲頂工作,工資和慧雯差不多。 對於目前無工作的張月娥來說,抗癌費、前往看病及檢查費用和生活費用每個月超過2000令吉。 患病後的張月娥和女兒池慧雯儲蓄耗盡,得靠新村村民資助才能應付每個月的醫療和生活費。 星洲基金會決定代為籌款6萬令吉醫藥與生活援助金,款額籌足將按月撥放2500令吉給張月娥,為期兩年。

*摘自星洲日報基金會

在華工作突腦溢血,男子急籌7萬醫療費

籌款新聞標題 : 在華工作突腦溢血 男子急籌7萬醫療費
求助者 : 周靖揚(39歲)
求助原因 / 款項 : 腦溢血 (Brainstem stroke) /7萬令吉

故事描述 / Description:

(八打靈再也28日訊)長期在中國工作的本地男子周靖揚為事業積極奮鬥時,卻在毫無徵兆之下突然腦溢血,目前只能躺在病床上治療,需籌7萬令吉的醫療費,以恢復昔日健康靈活的體魄。 現年39歲的周靖揚來自雪州斯里白沙羅,是周琰盛(70歲)和劉彩鳳(66歲)的獨生子,他在本地公司任職銷售協調員,惟需要經常出國公干,並常年在中國居住,每年回馬3至4次。 去年11月6日晚上,身在中國住家的周靖揚突然嘔吐、倒地不起,隔天才被朋友發現,惟當時天氣寒冷,其肺部在隔天遭細菌感染。

劉彩鳳:左肺受細菌感染

劉彩鳳說,兒子周靖揚先後被送入中國北京兩家醫院治療,在第一家醫院治療時持續兩週處於昏迷狀態,由於三分之二的左肺部受細菌感染,右肺一半受損,必須進行搶救及進行氣管切開術手術,之後也醫治肺部。 她說,孩子在兩週後終於渡過危險期,之後也恢復意識,但因做完手術而暫時無法說話。 她指出,她和丈夫在醫生與護士陪同下,于去年12月20日安排周靖揚從北京飛回吉隆坡,並直接將孩子送入吉隆坡同善醫院加護病房(icu)就醫,兩天後轉入普通病房,較後開始進行西醫及針灸治療。 “據我觀察,兒子接受針灸後取得很好的效果。他因為腦溢血而影響右手不斷搖晃、左手亦出現輕微搖晃,如今也已經改善許多,雙手比較定下來,腳部則比較有力。” 她說,兒子目前暫時無法站立,而物理治療師也有教導她和丈夫如何替兒子做物理治療,讓他盡快痊癒。 “他是有意識的,但暫時無法說話,不過他可以用手寫方式表達。當我們要幫他拍背、拍胸,好讓他晚上睡得比較好時,他也會起身坐好。”

林振全:安排接受中西醫治療

星洲日報基金會助理執行長林振全說,同善醫院院方已安排周靖揚接受中西醫治療,中醫部會提供針灸、藥物等等,而西醫部則提供抗生素藥物、物理治療等等。 他說,一般醫生都會建議腦溢血的病患必須把握3個月的治療黃金時間,因此目前要爭取時間為周靖揚籌款,讓他可以在這段時間積極做物理治療。 林振全說,根據院方提供的報告,同善醫院會為周靖揚進行一系列的治療,包括針灸、物理治療、住院費,估計為期3至4個月,醫療費為7萬令吉。

感謝孩子朋友老闆幫助

劉彩鳳非常感謝孩子周靖揚的北京多個朋友和老闆熱心幫助,包括承擔在中國兩家醫院的所有醫藥費,令他們兩老感激又感動不已。 提到這群恩人時,劉彩鳳熱淚盈眶,聲聲感激。 “靖揚的朋友和老闆知道我們是小康之家,所以他們熱心地替我們承擔中國的醫藥費。”

病發前沒徵兆

劉彩鳳說,她和丈夫生活簡單,不常有娛樂消費,因此生活開銷不大。 劉彩鳳在一家音樂舞蹈學院兼職晚班的行政員,以時薪計算,月入大約930令吉,不過她目前已請假照顧兒子。 她說,兒子的工作收入主要是依靠賺取佣金,月入大約3500令吉。 周琰盛雖然已經退休,但由於他也不想長時間待在家,所以偶爾兼職當濾水機服務員。 他表示,兒子沒有抽煙惡習,病發之前也沒有發現任何徵兆。 “據我觀察,可能他是因為生活與工作壓力、睡眠不足與其他因素,影響身體健康。

*摘自星洲日報基金會

被撞後逃仍昏迷,朱國龍急需8萬醫療費

籌款新聞標題 : 被撞後逃仍昏迷 朱國龍急需8萬醫療費
求助者 : 朱國龍(44歲)
求助原因 / 款項 : 交通意外事故被撞后逃仍昏迷不醒,急需購買醫療配備費用/8萬令吉

故事描述 / Description:

(安邦21日訊)一起交通意外事故,導致44歲的朱國華昏迷不醒,目前其家人急需購買醫療配備費用,才能讓他出院安養。 從事碌碌流動小販的朱國華,在10月21日早上,放工騎摩哆返回住家途中被撞後逃。之後被人送入政府醫院,當時醫生診斷腦部有瘀血,進行了腦部手術清除瘀血,目前仍在醫院昏迷狀態。 院方在為傷者進行手術後,出院的條件是準備齊全相關的醫療配備,而使得朱國華的妻子黃玉萍(47歲)求助星洲日報基金會,籌募8萬令吉的醫療配備款項和生活援助金。

醫療輔助器需7千令吉

黃玉萍透露,院方要求家屬購買5樣醫療輔助器,包括輪椅、可調整的病床、床褥、坐墊及抽痰器,所需費用是7000令吉。 黃玉萍本身是一名孤兒,患有憂鬱症,沒有工作,她與丈夫育有一名13歲患有癲癇症女兒,並持有殘障人士卡。 朱國華一家三口每月的生活費約3000令吉,開銷包括女兒特殊學校學費、校車費、屋子租金、水電費,以及朱國華出院後,需要的物品包括成人奶粉、尿片等日用品。 星洲日報基金會為朱國華籌募8萬令吉,包括7000令吉的醫療輔助器費用,及每月撥款3000令吉作出生活援助費用,為期2年。

黃玉萍:夫為一家經濟支柱

黃玉萍指出,其丈夫是一家的經濟支柱,辛苦工作養家,每天下午3時出門,工作至凌晨3時,之後必須前往公司交車,才自行騎摩哆回家已是清晨6時,他也是在工作後騎摩哆回家時,不幸被遇上車禍。 她表示,丈夫從小視力有問題,有嚴重的近視,之後因沒有能力就醫,逐漸導致左眼失明。 她說,丈夫另有3名姐弟,惟各自都有家庭要照顧,經濟負擔大,能協助他們一家的能力有限。 她指出,她在得知丈夫出事時,非常傷心難過,丈夫很年輕就出社會工作,做過很多份工作,也曾遇人不淑,以為如今當碌碌小販,賺取微薄收入養家餬口,卻不幸遇上意外。 她說,她們一家因面對經濟壓力,平時生活節儉,每天能吃上一餐溫飽就很滿足。 “我現在唯一希望丈夫能盡快出院,讓家人好好照顧他,早日醒過來。”

*摘自星洲日報基金會

雙耳失聰,1歲半還不會說話.溫愷賢急需8萬裝耳蝸


籌款新聞標題 : 雙耳失聰 1歲半還不會說話 溫愷賢 急需8萬裝耳蝸
求助者 : 溫愷賢 (3歲)
求助原因 / 款項 : 耳蝸配備費用/ 8萬令吉(星洲日報基金會承擔購買耳蝸配件,剩餘的1萬7000令吉則由他們自行承擔和向親友籌募)

故事描述 / Description:

(沙登30日訊)他聽不見外面的聲音,無法說話和與其他人溝通,目前急需8萬令吉耳蝸配備費用,以盡快進行人工耳蝸手術。 目前年僅2歲又10個月的溫愷賢,是溫容富(45歲)與林敏儀(37歲)的幼子,他們另育有一名6歲的女兒。小愷賢早前被診斷患上雙耳失聰,必須盡快進行人工耳蝸手術才能聽見聲音,學習說話。 由於耳蝸配備和住院費要9萬6800令吉,在無法負擔龐大的醫藥開銷下,溫容富夫婦只好向星洲日報基金會求助,向熱心讀者籌募8萬令吉,剩餘的1萬7000令吉則由他們自行承擔和向親友籌募。

林敏儀:無力承擔醫藥費

林敏儀受訪時指出,小愷賢在出生時曾進行耳朵測試,測試結果並沒有問題,直到約1歲半時,發現他還不會開口說話,叫他也沒有反應,便帶他前往小兒科專科就醫。 “當時醫生指小男孩有說話遲緩現象,並稱可能要2歲時才能開始說話,吩咐家人自行觀察。惟直到孩子2歲時,小愷賢的聽覺還是沒有反應,就前往政府診療所,並轉介至布城醫院的耳鼻喉專科就醫。” 她表示,小愷賢進行聽覺測試後,發現他對聲音沒有反應,醫生建議他排期進行聽性腦幹反應(auditory brainstem response,abr)測試。 她說,她在今年3月也帶孩子前往私人醫院接受測試,醫生說孩子聽不到聲音,需進行人工耳蝸手術,一個耳朵的費用需12萬令吉,由於無力承擔醫藥費,她選擇在4月前往布城醫院再次進行測試。 她透露,經過多次的測試後,不同醫院的報告結果顯示孩子聽力皆有不同,令他們感到擔憂和疑惑,而布城政府無法進行相關手術,必須轉介到吉隆坡中央醫院或雙溪毛糯醫院進行手術。 “我們早前看見報章上刊登星洲日報基金會為病患籌募人工耳蝸手術經費的新聞報道,因此才有了新希望,在詢問後便前往國大醫院的耳鼻喉專科就醫。” 獲贈1助聽器 她指出,當時醫生在進行測試後,證實孩子的聽覺出現問題,建議佩戴助聽器,因此便向布城醫院借了兩個星期的助聽器。 “租借期限很快就過了,目前是向國大醫院借一個助聽器,另一個助聽器則是獲得其他家長的贈送,該名家長因孩子進行了人工耳蝸手術後,不需要再佩戴助聽器,而轉贈給我們。” 她透露,孩子在剛開始佩戴兒子時不會排斥,反而是高興可以聽見聲音,並開始牙牙學語,叫“媽媽”。

政府病院排期已滿

林敏儀指出,國大醫院分為兩個病院,一個是政府,另一個是私立,惟政府病院的排期已滿,直到明年也不曉得是否能進行手術,因此他們選擇在私立病院為孩子進行手術。 她說,院方已安排小愷賢在11月21日進行人工耳蝸手術,配備費用為8萬4800令吉,而手術費和住院費則需要1萬2000令吉。

收入僅夠家庭開銷

林敏儀表示,他們夫婦的收入並不高,丈夫為有線電視的安裝人員,底薪只有1247令吉,主要靠她當數字分析員的每月5000令吉薪金來維持家庭開銷。 她說,家庭開銷頗大,女兒幼兒園的費用每3個月2369令吉,兒子的安親班費用為每3個月1438令吉,另外還要供屋、供車及保險,他們一家均購買保險,還有兩個孩子的教育基金。 盼籌足款項動手術 “雖然小愷賢進行人工耳蝸手術,但另外一只耳朵仍必須佩戴助聽器,助聽器的電池每兩個星期必須更換。” 她也說,在小愷賢手術後,醫生建議必須要由家長親自教導孩子,因此孩子早上前往安親班後,下午則由丈夫照顧及全面教導他說話和學習。 “若將來另一隻耳朵適合進行人工耳蝸手術,也希望孩子可以進行手術,希望他能像普通孩子一樣成長,惟目前我們希望能籌足款項,順利進行手術。”

*摘自星洲日報基金會

脊椎側彎惡化,陳翠婗急需4萬手術費

籌款新聞標題 : 脊椎側彎惡化 陳翠婗急需4萬手術費
求助者 : 陳翠婗 (31歲)
求助原因 / 款項 : 脊椎側彎 (S骨 – 80度) /4萬令吉

故事描述 / Description:

(八打靈再也2日訊)今年31歲、從事會計工作的她經醫生檢查後發現脊椎骨畸形,脊椎側彎弧度達80度,每當步行或爬樓梯都會出現氣喘症狀,急需4萬令吉進行脊椎骨矯正手術。 來自瓜雪大港的陳翠婗在就讀中三、四時,跟阿姨到購物廣場逛街期間,阿姨發現她的脊椎骨出現側彎現象,惟當時因脊椎骨側彎情況不嚴重,因此沒有加以理會。 “經過幾年後,我的表姐也再次提醒我,指我的脊椎骨側彎現象好像已開始惡化,但當時並沒有出現疼痛的感覺,所以沒有繼續跟進。”

提公積金作手術費不批

她說,她於去年到霹靂州安順進行檢查時,醫生告知她的脊椎骨畸形,即s骨,側彎弧度已達80度。她在該醫生的推薦下,到馬大醫藥中心跟進病情,醫生建議她接受脊椎骨矯正手術。 雖然陳翠婗計劃申請提取公積金作為手術費,無奈經她詢問公積金局官員後發現脊椎骨手術不在該局的手術疾病的名單內,因此不批准她的申請。

每月開銷大 需幫補家用

陳翠婗月入4000令吉,除了要負擔媽媽每個月500令吉的生活費外,同時也必須供自己的保險,即每3個月供450令吉。 “我在家中排行第二,父親自10年前去世後,僅剩媽媽和我們4個兄弟姐妹。” 她也說,她於去年和弟弟聯名買了一間組屋單位,當時她申請公積金買屋,目前每個月需供450令吉及幫補300令吉水電費。

爬樓梯易喘氣 久坐腰酸背痛

陳翠婗說,儘管脊椎骨側彎並沒有讓她出現疼痛感,但在走路或爬樓梯方面,明顯較為吃力容易氣喘,走路的姿勢也因此受影響。 “我都會避免爬樓梯,所幸我的工作不用搬重的東西,只是有時久坐會腰酸背痛。” 她說,她在友人的介紹下接受中醫療法,但只在療程後的一兩天較為舒服,之後也顯得一樣。 她說,平時她沒什麼打扮自己,只是她在購買衣服時,會受到s骨的影響,較難買到適合的衣服。 “我將於本月10日進行脊椎骨矯正手術,到時媽媽會在醫院陪伴我及照顧我。”

*摘自星洲日報基金會